小伙子踢球受伤没在意 先冰敷后洗澡差点截肢

欧洲杯刚刚结束,葡萄牙和法国的决赛让许多球迷意犹未尽。不过,对躺在病床上的小严来说却是最大的遗憾,“因为刚刚做了手术,在医院错过了决赛。”就在10天前,因为一场球赛,小严差点截肢。

昨天,29岁的小严躺在重庆市人民医院创伤科的病床上,刚刚手术完的左腿包着层层纱布,一动也不能动,“我是差不多20年的球迷了,又因为前段时间的欧洲杯,所以隔几天就要约兄弟伙踢球。”

住院前,小严的最后一场球是在6月30日晚上,兄弟伙几个约在江南体育馆踢的。下半场临近结束,看着自己的队伍要赢了,小严有些兴奋,带球跑动也格外卖力。

就在小严带球时,对方球员来拼抢,对手一不小心,想要断球的脚狠狠踢在了小严的左小腿上,当时小严就直接跌坐在地,“踢球这种伤很常见,当时根本没在意。”看着小腿上只是青了一块,也不是特别疼,小严缓了一会儿,站起来继续把比赛踢完了。

踢完球,小严开车回到位于大坪的家里时,已经是晚上10点。这时他才想起要处理左腿上的伤。根据十多年的踢球经验,小严从冰箱里拿出冰块,敷在了已经有些肿胀的小腿上。

敷了二十多分钟,因为天气热,加上运动后身上全是汗,小严拖着伤腿洗了个热水澡后,就睡下了。

到了凌晨,左腿剧烈的疼痛让小严从梦中惊醒。此时,左腿被踢伤的部位渐渐变成了乌黑色,小腿正在迅速肿胀,用手指一按,硬得和石头一样。

疼痛让小严无法入睡,到了早上4点多,乌黑的伤处开始长出一个又一个大大的水泡,不到一个小时,水泡已经将伤处整个长满了,“我当时已经疼得不行了,也晓得糟了,天一亮就去了医院。”

7月1日一早,重庆市人民医院创伤科医生经过检查,立刻对小严的左腿进行了急诊手术,“你再晚来几个小时,左腿就只有截肢了!”医生的话,让小严后怕不已,他不明白,一点小小的青紫伤,怎么在一夜间变得这么严重。

小严的主治医生、重庆市人民医院创伤科副主任医师冯怀浩说,“本来可能没这么严重,你犯了很多错误,才导致了现在需要开刀的结果。”

冯医生称,在被踢伤以后,小严并没有对伤口作出正确的判断,他以为只是轻微的青紫,而实际上已经有了很小的内出血,如果此时冰敷,并且停止剧烈运动,内出血就不会增大,“结果他接着踢球,增加了伤害。”

小严回家后冰敷了又立刻洗热水澡,一冷一热,刺激了血管和肌肉内神经,引起了小腿骨筋膜室内肌肉神经因急性缺氧缺血,诱发伤处骨筋膜室综合征早期现象,才导致了出水泡、剧烈疼痛等现象。“他到医院时,已经出现了肌肉坏死的征兆,再晚一点肌肉就会开始坏死。”

医生通过手术,为小严放出了小腿肌肉内多余的压力和坏血,小严正在恢复中。等到左小腿肌肉组织重新长好后,可能还要接受植皮手术。

躺在病床上的小严,除了遗憾没有见证葡萄牙夺冠的胜利,更多的则是后怕,“以后踢球要注意了,不要看到不严重就不管了,差点就残废了!”

冯医生提醒,日常生活中,人都会有磕碰伤的可能,不严重的情况下只是毛细血管皮下出血,只要处置得当都不会有事。但是,如果患处剧烈疼痛、伤口不是红肿而是苍白的颜色,且患者脉搏有明显减弱的话,就一定要立刻送往医院处置,“很可能就是出现了骨筋膜室综合征。”

而出现这种症状的患者,首先要对患处进行冰敷。与常规处置不同的是,切忌抬高患处,应立刻停止剧烈运动,“尽快送医院治疗。”

Leave a Comment